上海专业刑事律师
热线电话:13818063901
上海专业刑事律师
上海专业刑事律师
刑事研究 /news
当前位置: 上海刑事辩护律师 > 刑事研究 > 【刑事热点】通过余金平交通肇事案了解认罪认罚从宽制度
【刑事热点】通过余金平交通肇事案了解认罪认罚从宽制度
更新时间05-29 10:54 点击:


作者:上海德禾翰通律师事务所   俞永律师

 

余金平交通肇事案发生在2019年的北京,这是一起非常普通的过失犯罪的刑事案件。余金平酒后驾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人死亡,余金平负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余金平家属赔偿死者近亲属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60万元,获得了被害人近亲属的谅解;据此,检察院在余金平认罪认罚的基础上提出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的量刑建议。

一审法院在审理后判处余金平有期徒刑二年,余金平上诉后(检察院求轻抗诉)二审法院改判加重判处三年六个月。判决一出,引起轩然大波,大家纷纷开会研讨,各抒己见,甚至有人认为此案堪比美国的“马伯里诉麦迪逊案”,这当然有些夸大其词,毕竟两者不可同日而语。余金平交通肇事案之所以在刑事法学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争议,很可能余金平案是认罪认罚案件,法院没有按大家通常的认知作出判决,在一审判决后,检察院的抗诉也是少见的“抗重求轻”,二审法院在控辩双方都“求轻”的情况下不是发回重审而是直接改判加重量刑的做法比较罕见。

本文在此不讨论其他,只想了解与本案有关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一些问题。

在现代刑事法律制度中,犯罪行为人可以在刑事判决之前承认自己所犯的罪行,也可以对检察机关拟向法院建议的量刑幅度予以认可。在法律中承认犯罪行为人认罪认罚的效力并且对之予以鼓励,已经成为世界法治先进国家的普遍实践,是现代国家治理方式在刑事法律制度领域中的一项重要制度。如美国的辩诉交易制度、德国的协商制度;2018年我国在刑事诉讼法中正式规定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第15条)。

下面具体看看我国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相关内容:

 

一、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历史路径: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与我国实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是紧密相连的,在司法实践中逐步推进。

2014年10月,十八届四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优化司法职权配置,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2016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26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试点方案》。2016年9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2次会议通过决定,授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北京等18个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2016年11月,两院三部联合颁布《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办法》。2018年10月,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决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改:增加一条,作为第十五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2019年10月,两院三部颁布《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指导意见》。

 

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主要内容:

何为认罪?所谓“认罪”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承认指控的主要犯罪事实,如果仅对个别事实情节提出异议,或者虽然对行为性质提出辩解但表示接受司法机关认定意见的,不影响“认罪”的认定。 

何为认罚?所谓“认罚”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真诚悔罪,愿意接受处罚。“认罚”考察的重点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悔罪态度和悔罪表现,应当结合退赃退赔、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因素来考量。

何为从宽,所谓“从宽”处理既包括实体上从宽处罚,也包括程序上从简处理。“可以从宽”,是指一般应当体现法律规定和政策精神,予以从宽处理。

 

在适用范围方面,由于在司法实践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审查起诉阶段公诉人和辩护人协商的最多(控辩协商),一般误认为此制度主要是在审查起诉阶段使用,实际上不仅仅在审查起诉阶段,而是贯穿刑事诉讼全过程,适用于侦查、起诉、审判各个阶段。

在罪名和刑罚轻重方面,一般认为只有轻罪才能适用此制度,实际上不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没有适用罪名和可能判处刑罚的限定,所有刑事案件都可以适用,不能因罪轻、罪重或者罪名特殊等原因而剥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获得从宽处理的机会。

在量刑建议方面,既可以是确定刑也可以是幅度刑,根据规定,办理认罪认罚案件,人民检察院一般应当提出确定刑量刑建议。对新类型、不常见犯罪案件,量刑情节复杂的重罪案件等,也可以提出幅度刑量刑建议。

从宽幅度的把握方面,应当区别认罪认罚的不同诉讼阶段、对查明案件事实的价值和意义、是否确有悔罪表现,以及罪行严重程度等,综合考量确定从宽的限度和幅度。在刑罚评价上,主动认罪优于被动认罪,早认罪优于晚认罪,彻底认罪优于不彻底认罪,稳定认罪优于不稳定认罪。认罪认罚的从宽幅度一般应当大于仅有坦白,或者虽认罪但不认罚的从宽幅度。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具有自首、坦白情节,同时认罪认罚的,应当在法定刑幅度内给予相对更大的从宽幅度。认罪认罚与自首、坦白不作重复评价。对罪行较轻、人身危险性较小的,特别是初犯、偶犯,从宽幅度可以大一些;罪行较重、人身危险性较大的,以及累犯、再犯,从宽幅度应当从严把握。

量刑建议的采纳方,法院经过审理之后,对量刑建议可以采纳也可以不采纳,也可以要求检察院调整量刑;因此,对于余金平案的量刑建议,对检察院的量刑建议是否采纳,由法院审理后决定;当然,一、二审法院判决都没有采纳检察院的量刑建议。

认罪认罚能否反悔?当然可以,司法机关要采取相应措施做相应处理。

 

三、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价值

 

各种认罪认罚制度都是以给予犯罪行为人宽大处理,包括免除处罚和从轻处罚,作为激励犯罪行为人认罪认罚的手段。

我国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不同于美国的“辩诉交易”制度,也不同于德国的协商制度,在适用过程中要坚持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坚持证据裁判原则及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对准确及时惩罚犯罪、强化人权司法保障、推动刑事案件繁简分流、节约司法资源、化解社会矛盾、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

在司法公正的基础上提高了办案效率;此类案件大多适用速裁程序、简易程序、简化的普通程序等,可以大大提高结案效率,缓解了案多人少的局面。承载现代司法的宽容精神;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体现了我们现代司法宽容的精神,是我国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一项制度化的决定;如对未成年认罪认罚案件的处理,刑罚的逐步轻缓化,社会行刑化的运动的展开等,都在极大程度上体现了现代司法的宽容精神,彰显刑事追诉的人文关怀。探索形成非对抗的诉讼格局;刑事案件基本是对抗式的,但在认罪认罚案件的诉讼中,被追诉人在“案件是否有罪”这一刑事诉讼的关键问题上,与追诉方持合作态度,故合作是该类案件诉讼的主基调,认罪认罚案件在“认罪”的基础上还多了“认罚”,因而更多的是“合作式诉讼”。形成司法资源的优化配置;认罪认罚案件的快速简易处理,可以节省司法资源。

 

四、结语

 

本文只是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作简单的了解,对此制度的其他问题,如认罪认罚是否为新的独立的量刑情节,提出、调整量刑建议方面存在一定问题,有被害人的案件如何充分考虑被害人的意见等问题,后面可以继续探讨。

 


本网内容最终解释权归张建飞律师团队所有。
cache
Processed in 0.00662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