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专业刑事律师
热线电话:13818063901
上海专业刑事律师
上海专业刑事律师
刑事研究 /news
当前位置: 上海刑事辩护律师 > 刑事研究 > 【刑事热点】“滴滴性侵直播.avi”,一起黄色直播所引发的闹剧
【刑事热点】“滴滴性侵直播.avi”,一起黄色直播所引发的闹剧
更新时间06-15 13:34 点击:

作者:黎昊阳


跟着猫哥学点法,遇见难题都不怕。


大家好,我是法律人猫哥。


最近一则关于“滴滴司机直播强奸女乘客”的新闻刷爆了各大媒体。


6月11日晚间,微博用户“巧克力翠翠杀”爆料称,10日凌晨,一名疑似河南郑州的滴滴车司机自称在搭载女性乘客时借助药物对其进行迷奸,并在某直播平台上进行了强奸直播,同时贴出了一段21分17秒的视频。迅速的引起了当地警方的重视。



事件在经过警方调查后,不久便有了反转。


6月12日晚间,对于“滴滴司机性侵直播”事件,郑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通报,经查,犯罪嫌疑人车某涛、郜某琦二人系夫妻关系。


直播属于自导自演,并无强奸事实发生,且涉案人员亦非滴滴司机。



对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群众来说,本以为目睹了一场犯罪直播,没想到却是早已安排好了剧本,一切都在依照套路进行。

在猫哥看来。

其实广大围观群众更应该庆幸,幸好这场闹剧不是性侵直播!

如果真是性侵直播,那么在这场直播中,每一位点赞,关注,刷666,奥利给,亦或是刷飞机游艇的围观群众们,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都成为了这起强奸案的帮助犯!


猫哥解析——什么叫帮助犯?



帮助犯,是对于共同犯罪分类的一种,指帮助他人实施犯罪的人。


帮助正犯的是帮助犯,成立帮助犯,要求有帮助的行为与帮助的故意,共犯的从属性还要求被帮助者实行了犯罪。


对于帮助犯,应按其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处罚。如果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就以从犯论;如果被胁迫实施帮助行为,并在共同犯罪中起较小作用,则应以胁从犯论处。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而对于被胁迫参加犯罪的,应当按照他的犯罪情节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举例说明:张三因为一些琐事,想把李四杀了,王五递给了张三一把刀,说:“这把刀快”。如果张三之后把李四杀了,那么王五就构成了故意杀人罪的帮助犯,如果张三拿刀之后没有去杀李四,那么张三不构成犯罪,因此王五也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的帮助犯。




具体到此事件中,如果是直播强奸,那么各位围观群众的点赞、打赏行为或多或少的都对犯罪人的犯罪行为和犯罪心理起到了一定的支撑和推进作用,且由于犯罪行为是在直播状态下进行,犯罪并未结束,因此在犯罪未完成状态下加入的所有围观群众都已经涉嫌构成了强奸罪的帮助犯。

更为严重的是,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 强奸罪的相关规定:

 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一)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 (二)强奸妇女、奸淫幼女多人的; (三)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奸妇女的; (四)二人以上轮奸的; (五)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如果能将“直播间”解释为公共场所,那么则满足了强奸罪的法定加重构成要件即(三)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奸妇女的。。。


这也可谓是罪加一等,在刨去从轻、减轻的情形下,各位围观者将可能面临1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甚至死刑。。。。


各位看到这里不要过于紧张,猫哥说的是极端情形。

在实践中,由于司法资源的限制、立法瑕疵等各类原因,对于这种直播打赏行为,相信99.99%的司法机关都不会拿着大炮打蚊子,将宝贵的司法资源浪费在此类事件上。

且根据《刑法》总则第十三条 但书的相关规定:


一切危害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都是犯罪,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因此看过直播的围观群众也不必过于恐慌,只要你不是巨额打赏,疯狂点赞,警察是不太可能有这个闲情逸致来找你的。

在本案中,最为关键的一点是,由于本案并非真实性侵,只是一对想红想钱想疯了的夫妻共同上演了一场按照小黄本所展开的yellow movie。因此在客观上并没有造成强奸罪的社会危害,所以构不成强奸罪。

即使围观群众认为这不是演习,就是实打实的性侵,但在当今犯罪重视主客观相统一的情形下,只要客观上没有造成相应犯罪的,即使主观上恶意再深,一般也难以认定为属于犯罪行为。


虽然本案构不成强奸罪,但嫌疑人依然涉嫌以下几个罪名:


1、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此罪最低可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此罪刑罚最低可至管制,最高可至无期,而决定刑罚轻重的关键在于淫秽物品的传播数量、传播范围及获利多寡。



2、聚众淫乱罪



此罪也就是最近大火的所谓“多人运动”


能否以此罪名论处的关键在于——能否将网络直播的这种模式解释为聚众行为?这种解释是否过于扩大了“聚众行为”的边界,从而归属于类推解释的范畴?而刑法是禁止不利于犯罪嫌疑人的类推解释的。


同时值得注意的一点是:


构成本罪的仅限于聚众淫乱的首要分子和多次参加者,所谓首要分子,是指召集、唆使、首倡聚众淫乱活动的人;所谓多次参加者,指首要分子以外的参加聚众淫乱活动至少达3次以上。而其他偶尔参加聚众淫乱活动的,应依《治安管理处罚》的规定追究责任,不以犯罪论处。



3、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



此罪一般刑事处罚较轻,达到情节严重标准的,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同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本罪只需利用信息网络实施下列行为之一即可构成:


(一)设立用于实施诈骗、传授犯罪方法、制作或者销售违禁物品、管制物品等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的; 

(二)发布有关制作或者销售毒品、枪支、淫秽物品等违禁物品、管制物品或者其他违法犯罪信息的; 

(三)为实施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发布信息的。



4、寻衅滋事罪


本罪也称被称为刑法界中的口袋罪。

本罪客体主要为社会秩序,而能否构成此罪的关键也在于网络世界能否解释为公共场所,能否将侵犯网络世界的秩序解释为侵犯了一般的社会秩序。



5、组织淫秽表演罪



本罪是指以招募、雇佣、强迫、引诱、容留等手段控制他人从事淫秽表演的行为。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本罪并不一定要以盈利为构成要件,即使犯罪人主观上并不想盈利,依然可以构成此罪。




虽然犯罪人涉及了多个罪名,但由于犯罪人总体上只有一个犯罪行为,一行为侵犯数法益属于想象竞合,最后也只能以刑罚最重的一罪论处,至于具体判什么罪,判多重,这还得根据其犯罪细节以及其他相关证据去进行推敲,咱们静静吃瓜就行。

对于此案中的奇葩男女,猫哥只能说,“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

在此案中,男的为了赚钱,连自己老婆都不放过,而女的也是要钱不要脸,可谓是三观崩坏,毫无底线。

同时还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案中,非法直播平台为犯罪提供了天然的有利条件。

直播平台作为一种新型的传播媒介,在百花齐放的自媒体时代,有着重要的价值和意义,但是在直播平台的内容监管上,我国依然存在很多的弊病和不足。

要知道,直播平台上有很大一部分流量都还是心智不够健全的青少年,而大部分的青少年都存在好冲动、易模仿的特征。

还记得当年的古惑仔吗?

这些打打杀杀的电影曾通过传统媒体对中国青少年造成了巨大的不良影响,让大量的青少年本该在最努力学习的年纪却踏上了犯罪的道路。

而在当下的自媒体时代,青少年在愈发个性的同时,也更为冲动、更爱模仿,如果对这些青少年不加以疏导规范,很有可能就会在这些黑平台的诱导下走上犯罪的道路。

这年头,直播平台可真该好好治治了。

但直播平台的整治毕竟不能等同于传统媒体,一刀切的模式亦不利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百花齐放。

因此如何对各类新型媒体加以利用和引导,从而让其更好的为社会主义文化事业建设而服务,也对我国文化事业的新一代建设者提出了更高的管理和建设要求。


本网内容最终解释权归张建飞律师团队所有。
cache
Processed in 0.0083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