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护实务

Criminal Research
辩护实务

首页 > 辩护实务 > 职务职权犯罪

金融犯罪辩护律师专业解读企业舞弊之“飞单”专题研究(三)    日期:2019-10-11


 银行“飞单”行为模式解构

 

       根据我们前文(报告一)对大数据的分析,银行飞单现象也较为突出,“银行飞单”主要模式如下:

 

银行飞单研究 

银行工作人员向投资客户推荐第三方机构理财产品)

 

       1、【银行飞单行为解构】


       如上图所示,银行工作人员在接洽日常投资客户过程中,通过欺骗或隐瞒等手段,将非本银行自主发行或承销的第三方机构理财产品冒充成本银行发行或承销的理财产品,直接向客户推荐和销售。最后,银行工作人员按照事先已经与第三方机构达成的约定,收受第三方理财机构给付的相应佣金或者好处费等收益。

 


       2、【银行飞单法律分析】


       根据《刑法》176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25条(共同犯罪) 之规定,上述实施银行“飞单”行为的销售人员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刑法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共同犯罪刑法规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上述“银行飞单”工作人员构成本罪的关键点在于:其一,提供理财产品的第三方公司是否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其二,“银行飞单”工作人员构成非吸共同犯罪的认定问题。


       第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0]18号)第1条之规定,自然人或者单位在同时具备“非法性”、“公开性”、“不特定性”和“利诱性”四个要件的情况下,应当被认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旦第三方公司同时满足上述四个要件,毫无疑问构成非吸犯罪,此处非讨论重点,不予详述。


       第二,如何认定实施“银行飞单”人员构成非吸的共同犯罪?司法实践对于共同犯罪的认定逻辑常见以下两类,其一,被告人之间已经具备犯意的勾连,同时客观上实施了相应的犯罪行为,此为典型和常见的共同犯罪形式;其二,被告人之间并未就共同犯罪进行意思联络,但是一方行为人在明知另一方的行为构成犯罪的同时,仍然提供帮助,此为“明知型”共同犯罪的认定逻辑。实践中,实施“银行飞单”行为的工作人员,事先都与第三方理财机构就推荐客户的相应佣金进行过协商。双方达成一致后,银行工作人员为了谋取更多的经济收益而向第三方理财机构推荐客户,根据上述共犯认定规则,银行工作人员飞单的行为已经构成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3、【银行飞单典型案例一】︱李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2017)京0105刑初7号


       法院查明事实:被告人李某案发前系广东省深圳市江苏银行清湖支行理财经理,于2013年至2014年间,向不特定多人推介位于本市朝阳区金桐西路10号光华世贸中心AB座1701室的中融鸿海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鸿海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系徐某,已起诉)发行的理财项目,以投资项目高额返利、承诺到期后还本付息为由,向田某等6人非法吸收资金共计人民币900余万元。


       被告人李某的供述:2013年我在平安银行深圳市蛇口支行做理财经理,收到了我朋友黎振科给我的"飞单"项目(非本银行销售的理财项目)泗阳保障房的推销产品说明书、合同、泗阳项目的政府相关文件,我推荐给了田某、杨某、葛某、马某四个客户,田某投了100万、杨某投了100万,葛某投了130万,马某投了60万。


       2013年底或2014年初的时候,黎振科给我"飞单"项目贵州荔波县旅游道路项目的推销产品说明书、合同、政府相关文件,我推荐给了周某、葛某、赖政华三个客户,后周某投了300万,葛某投了120万,赖政华投了280万,


       2014年9月份,黎振科给我中融鸿海公司长沙恒大项目推销产品说明书、合同、土地抵押,我就推荐给了曹某这个客户,他同我签了合同,100万。


       法院认为:被告人李某帮助他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管理秩序,数额巨大,其行为触犯了刑法,已构成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判决如下:被告人李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银行飞单典型案例二】︱邹晓红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2016)吉0106刑初92号


       法院查明事实:被告人邹晓红原系长春市工商银行春城支行理财经理,邹晓红通过朋友认识张某1,2013年11月左右,张某1向邹晓红推荐北京中融公司推出的理财产品,并承诺给邹晓红3%的佣金。2013年12月—2014年7月间,被告人邹晓红向其客户王某1、邢某某、王某2虚构是工商银行推出的理财产品,保本保息,利息高,没有风险,是针对大客户推出的产品。


       王某1通过邹晓红于2013年12月25日购买北京中融公司理财产品500万元,2014年3月7日购买300万元,2014年3月28日购买260万元,2014年6月27日购买110万元,邢某某通过邹晓红于2013年12月31日购买北京中融公司理财产品110万元,王某2通过邹晓红于2014年7月25日购买北京中融公司理财产品60万元,三名被害人在邹晓红办公室分别签订了有限合伙人入伙协议、股权回购协议,协议履约担保函、投资确认函等合同。2014年12月王某1第一笔500万元到期,没有还本付息,王某1找到邹晓红要求还本付息,邹晓红告知其买的不是工商银行的理财产品,是北京中融公司的理财产品。2015年3月19日王某1报案。截止报案前,王某1一共得到102.75万元利息,邢某某得到9.9万元利息,王某2没有得到利息。被告人邹晓红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1227.35万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邹晓红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判决如下:一、被告人邹晓红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二、责令被告人邹晓红退赔违法所得款人民币1005.47万元,返还被害人王某1;退赔违法所得款人民币93.5万元,返还被害人邢某某;退赔违法所得款人民币54.96万元,返还被害人王某2。三、追缴被告人邹晓红违法所得款人民币40.98万元,上缴国库。

 


n6dE6KrBC//b/mBhinWy2lyitgxEd9q7qbqxH3t0V3hGFHZkeYFirL7ISMkLnQRmdyXNqwEUi13fgoH0aue8YjS5/Vq1UFr0EODqfu/1MdP9Mkspqeq6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