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护实务

Criminal Research
辩护实务

首页 > 辩护实务 > 金融诈骗犯罪

金融犯罪辩护律师分享如何替洗钱罪做无罪辩护    日期:2019-10-14


       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不法分子通过洗钱行为来掩饰犯罪及违法所得,这导致我国的洗钱犯罪越发严重洗钱已经成为我国国民经济中的一块毒瘤,严重干扰了我国宏观经济和金融部门的稳定运行。与此同时,作为辩护律师,为了能够针对洗钱罪作出更加有效的辩护,为了更加切合实际地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必须对洗钱罪作进一步了解。为此,笔者通过北大法宝平台,以“刑事”为案由,“洗钱罪”为关键词,共检索到121份裁判文书,其中仅有1份无罪判例。此外,笔者通过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以“洗钱罪”为关键词检索到5份不起诉决定书,但均属于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存疑不起诉。为了给该类案件的辩护工作实践提供参考建议,笔者归纳总结了洗钱罪的法律依据、构成要件、立案追诉标准,并梳理了司法实践中的无罪判例,供专业人士参考。

 


       一、法律依据


       第一百九十一条 明知是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的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为掩饰、隐瞒其来源和性质,有下列行为之一的,没收实施以上犯罪的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洗钱数额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二十以下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洗钱数额百分之五以上百分之二十以下罚金:

       (一)提供资金账户的;


       (二)协助将财产转换为现金、金融票据、有价证券的;


       (三)通过转账或者其他结算方式协助资金转移的;


       (四)协助将资金汇往境外的;


       (五)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二、构成要件


       (一)主体要件


       洗钱罪的主体就自然人而言,是一般主体,即达到年满16周岁且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都可能成为洗钱罪的主体;同时,修订后的《刑法》明确规定了单位亦可成为洗钱罪的主体。


       (二)主观方面


       本罪的主观方面为故意,即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掩饰、隐瞒他人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行为人必须明知是上游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


       (三)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为是复杂客体,即金融管理秩序和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


       (四)客观方面


       本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掩饰、隐瞒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行为。具体表现有以下几种方式:


       ①提供资金账户这是赃款在金融领域内流转的第一个环节,赃款持有人首先在金融机构开立一个账户,然后才将该赃款汇出境外或开出票据以供使用等。行为人将“上游犯罪”分子的犯罪所得及其收益存入自己在金融机构拥有的账户,或者将自己的帐户提供给犯罪分子使用,或者是为有关的犯罪分子开立新的账户,让其将赃款存入金融机构。该账户往往掩盖了赃款持有人的真实身份,具体手法是为赃款持有人提供帮助,为其在金融机构开立合法帐户或开立假帐户。通过上述行为,使赃款与赃款持有人在形式上分离,使司法机关难以追查赃款的去向。


       ②协助将财产转换为现金或金融票据。这是指有关的犯罪分子将其通过特定犯罪所得的赃物转换为现金或金融票据提供便利条件的行为。


       ③通过转账或者其他结算方式协助资金转移。也就是将非法资金混杂于合法的现金中,凭借银行支票或其他方法使这笔资金以合法的形式出现,以便用来开办公司、企业,从而使得非法资金具有流动性并获得利润。


       ④协助将资金汇往境外。是指享有资金调往境外权利的个人或者企业为有关犯罪分子提供帮助将犯罪所得资金汇往境外。


       ⑤以其他方式掩饰、隐瞒有关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的来源和性质。这是指上述四种方法之外的为有关犯罪分子掩饰、隐瞒违法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9年11月4日《关于审理洗钱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这类行为主要有:通过典当、租赁、买卖、投资等方式,协助转移、转换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通过与商场、饭店、娱乐场所等现金密集型场所的经营收入相混合的方式,协助转移、转换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通过虚构交易、虚设债权债务、虚假担保、虚报收入等方式,协助将犯罪所得及其收益转换为“合法”财物的;通过买卖彩票、奖券等方式,协助转换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通过赌博方式,协助将犯罪所得及其收益转换为赌博收益的;协助将犯罪所得及其收益携带、运输或者邮寄出入境的;通过其他方式协助转移、转换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

 


       三、立案追诉标准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四十八条规定,明知是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的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为掩饰、隐瞒其来源和性质,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一)提供资金账户的;


       (二)协助将财产转换为现金、金融票据、有价证券的;


       (三)通过转账或者其他结算方式协助资金转移的;


       (四)协助将资金汇往境外的;


       (五)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来源和性质的。

 


       四、无罪辩点


       无罪辩点: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行为人的钱来源于上游犯罪所得,不构成洗钱罪


        典型案例杨某、沈某、周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川11刑终36号】


       裁判要旨:在案证据证实,2010年前沈某、周某名下有多套房产和现金存款80万元,沈某、周某曾经投资修建过道路、房屋,开展过民间借贷业务。虽然上述事实不能充分证明沈某、周某与杨某三人之间频繁的银行账户资金往来具有合理性,沈某、周某对于大额资金的往来也不能作出合理说明,但也不能据此推定沈某、周某银行账户往来的大量资金不是二人所有,而是来源于他人。因此,在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沈某、周某银行账户往来资金来源于唐某的情况下,不能认定沈某、周某构成犯罪。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杨某明知唐某给其640万元来源为毒品犯罪所得,仍通过购买房产、汽车、理财产品的方式予以掩饰、隐瞒,其行为构成洗钱罪,且属于情节严重,应依法惩处。原审被告人沈某、周某与杨某之间虽有相互转款的行为,但现有证据不能证实沈某、周某的资金来源于他人,认定沈某、周某构成犯罪的证据不足。沈某、周某及其辩护人提出沈某、周某不构成犯罪的辩解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NzA/Goxjdvi125j1bY35eVyitgxEd9q7qbqxH3t0V3hGFHZkeYFirL7ISMkLnQRmdyXNqwEUi13fgoH0aue8YjS5/Vq1UFr0EODqfu/1MdP9Mkspqeq6DQ==